搜尋『日本之聲』過去文章(請將你的搜尋詞加進去)

需要更正確的搜尋請到YahooGroups日本之聲詳細搜尋
Google

  • 部落格版2007.9.22開始收集(部落格版才留相片).
  • 既刊目錄 http://www.geocities.jp/taigu_jp/nihon/
  • 尚新未收部分請看
    http://groups.yahoo.com/group/nihonnokoe/ (編碼請設定Big5)
  • 部分既刊(2004/4/21~12/28)也收藏在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nihonnokoe/

  • 2009-03-09

    [koe]: 【自由時報】李筱峰:62年前的3月8日╱沈建德:聽大師談台灣主權

    【自由時報】李筱峰:62年前的3月8日╱沈建德:聽大師談台灣主權


    李筱峰專欄---62年前的今天

    自由時報2009-3-8

    六十二年前的今天(三月八日),蔣介石派來的國民黨軍隊登陸台灣,展開一場腥風血雨的殺戮,這是二二八事件更趨悲慘與惡化的關鍵。台灣各地社會菁英,也從六十二年前的今天起,隨著這場殺戮(國民黨美其名叫「綏靖」),紛紛被捕遇害!

    重提六十二年前的歷史何益?因為歷史是現代的鏡子,我們要記取先人的慘死,才能避免往後重演二二八的慘史。

    上週本專欄談〈二二八事件中看到的中國說謊文化〉,本週擬換個角度,來看看當年面對著中國官場的說謊文化,台灣人又是何等的天真憨直。

    先從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林茂生說起。二戰結束之初,林茂生以〈喜賦〉一詩表達欣喜之情,這首律詩末尾說「從此南冠欣脫卻,殘年儘可付閒鷗」。誰知,他隨後的歲月,不但沒有「付閒鷗」,卻在一年多後,遭他所歡迎的「祖國」處死!

    花蓮名醫張七郎,在花連搭建歡迎「祖國」的牌樓,親筆書寫「歡喜江山歸依舊,迎來旗幟慶重新」,他也萬萬沒想到,歡迎「祖國」的結果,不但沒有「慶重新」,卻是生命的結束,還連同兩個兒子一起慘死!幾乎所有在二二八事件中遭難的社會菁英,哪一個不是死在他們所迎接的「祖國」的槍下?

    令人扼腕的是,許多人原本都可以事先走避的,但他們卻都有個天真的邏輯—「我沒有做壞事,為何要逃?」他們完全不知道中國政治的邏輯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事件發生中,有日本教授勸林茂生躲一躲,免遭不測,林茂生回答:「他們知道我林茂生並沒有做什麼,能對我怎樣?」

    勸年輕人不要輕舉妄動的岡山教會牧師蕭朝金,聽到要捉拿他的風聲時,對力勸他走避的友人說:「我又沒有做什麼事,何必跑?我是個傳道者,即使他們捉錯人,也是誤會,解釋一下就好。」結果最後不是「解釋一下」,而是受盡酷刑(耳鼻都被割掉)慘死!台灣新生報總經理阮朝日,也是對勸他躲避的大女兒阮美姝說:「我又沒有犯什麼罪,為何要逃?」話剛說完,院子外就有人來敲門,最後一去不回。

    省參議員王添 也堅信自己所作所為是正義之行,料想軍隊不敢對他不利。他說:「敢作敢當,不應迴避,讓人家看看台灣人是有骨氣的!」台灣人如王添 確實有骨氣,但是每想起王添 最後
    全身被淋上汽油遭中國兵燒死的那一幕,我寧可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古人說「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之手」,當年天真憨直的台灣人,不相信官兵與強盜竟在一線之隔。

    相較於一九八九年中國天安門事件時,中共當局也通緝許多沒有參加暴動的知識份子,像方勵之、嚴家其、湯一介、陳一諮、蘇曉康、包遵信…,但中國知識份子深切了解中國政治文化,因此他們多人避難得及。兩相比較,真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令人感慨的,六十二年前那一批正義之行的台灣社會菁英,自認為沒犯錯而不知走避;而今,一批依附中國國民黨的台籍黑金政客,如劉松藩、朱安雄、伍澤元、王玉雲…,在掏空台灣,幹盡壞事之後,都紛紛逃亡中國。這款台灣人的惡質,比起二二八遭難菁英的憨直,真不知如何以道里計了!

    (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http://www.jimlee.org.tw


    聽大師談台灣主權

    沈建德

    自由時報2009-3-8

    在台灣長大的小田滋博士,曾任國際法院副院長,最近來台發表新作《見證百年台灣》,使人想起他對台灣主權的主張:「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說法毫無法律根據」,「從任何國際法的觀點中國與台灣都是兩個獨立主權的國家」;PRC在中國大陸、ROC在金門馬祖,台澎屬於台灣人,但被中華民國佔據,因此「台灣人必須自己修改國名與憲法」,以免和中華民國糾纏不清。

    無獨有偶,英國劍橋大學著名的國際法學者克勞福(James Crawford)也認為,事實上台灣是一
    個國家,只是不被承認。因為中華民國是中國的一部分,而台灣自稱中華民國,當然被認定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是獨立國家。

    在他的大作《The Creation of States in
    International Law》第二二○頁(二版)指出,台灣為了維持中華民國,自己不稱國家,還分裂為許多「實體」。例如,氣象方面的國際簽約就用「氣象實體」、投資則用「投資實體」、航空「航空實體」、漁業「漁業實體」等等,他說他很好奇,台灣人為什麼不會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

    由上可知,國際法大師的共識是,丟掉中華民國,台灣才是國家。為此,小田建議「修改國名與憲法」,類似「正名制憲」;而克勞福主張自決(公投)及宣布獨立於中國之外。這些,扁政府都試過,但都踢到鐵板,原因之一恐怕是中國用開羅謊言誑稱台灣是其內政,公投、正名、制憲、獨立須它同意。雖然克勞福說開羅謊言只是「意向聲明」(statement of intent)沒有法律效力
    ;可是各國接受,奈何?事實上,開羅謊言並沒有「台灣歸中國」的「意向」,我們必須用大動作把它掀開來,一次解決,否則須一國一國去糾正,很累又慢。我們試過英國、日本,效果不錯,兩國對台政策有明顯改變;現在,誰來幫忙安排說服美國?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

    日本之聲 介紹在日台灣人的活動,並提供日台交流的情報及資訊
    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註明出處

    投稿請寄本報編輯組: nihonnokoe@googlegroups.com
    訂閱請寄空白信到: nihonnokoe-subscribe@yahoogroups.com
    之後Yahoo將會寄一封確認信,題名為:Please confirm your
    request to join nihonnokoe,收到此信後原封寄回即完成訂閱
    手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