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日本之聲』過去文章(請將你的搜尋詞加進去)

需要更正確的搜尋請到YahooGroups日本之聲詳細搜尋
Google

  • 部落格版2007.9.22開始收集(部落格版才留相片).
  • 既刊目錄 http://www.geocities.jp/taigu_jp/nihon/
  • 尚新未收部分請看
    http://groups.yahoo.com/group/nihonnokoe/ (編碼請設定Big5)
  • 部分既刊(2004/4/21~12/28)也收藏在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nihonnokoe/

  • 2009-02-22

    [koe]: [可以刪除台語認證預算?]施正鋒:真的「台語人人會說」嗎╱洪秀柱:我當然要替人民省錢

    [可以刪除台語認證預算?]施正鋒:真的「台語人人會說」嗎╱洪秀柱:我當然要替人民省錢

    中國時報 觀念平台-真的「台語人人會說」嗎 施正鋒 更新日期:2009/02/18 04:42

    由於百年來「國語政策」獨尊單一官方語言,台灣本土的母語凋零。前客家委員會主委葉菊蘭描述得傳神而又令人憂心:「原住民語是在加護病房,客語是在急診,閩南語是掛號中」。

    自從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以來,政治人物為了吸納全島性的選票,競相在選舉造勢之場合摻雜本土的三個語言,特別是過去在學校無緣學習的外省候選人。這樣的工具性考量,其實是可以做正面的詮釋,也就是委婉地承認過去語言教育政策的暴虐。

    近年來,儘管母語以鄉土語言進入學校,其教學仍然是聊備一格,不論是從時數、師資、教材、時段或是教室,大體是被視為雞肋。小媳婦般的母語,除了要遭到所謂「國語」的文化霸權壓制,更要面對時髦的英語教學排擠;多數的校長陽奉陰違,老師當然應付了事。

    不少為政者似乎有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認為母語教學是家庭的責任,國家沒有必要介入。問題是,專業的老師自己都講不好了,更何況是父母?

    其實,語言復振的準備工作,至少涉及標準化以及辭典編纂等艱鉅的工作,工程浩大,並非單靠社會力量可為,更不用說進一步的教學以及創作等事工。

    真正的多元文化主義不能只是口惠,否則,聽任民間放牛吃草,就是自生自滅。因此,國家必須有具體的作為,要老老實實地告訴選民,到底打算採取何種方案、在多少年內以及花多少的經費,來達到復育的目標。也唯有如此,過去因為在學校「講方言」而被老師掛狗牌的集體經驗,才不會一再被政客動員。

    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鑒於當前小學母語教育師資良莠不齊,經過專家學者們的規畫,在年度預算編列四千萬元,希望能立即著手任教老師的認證。然而,在大家忙著準備過農曆年之前,立法院教育委員會揮刀全數砍掉預算,令人扼腕不已。

    對於客家話、原住民族語來說,至少還有客委會以及原民會來關照;至於閩南語,就只能拖屎連(自求多福)了。據說,主事的立委認為既然大家都會說,也就免了。然而,語言能力不外聽說讀寫,不是演講台上的問候語或是電視上一兩句可以充數。

    近年來,關心閩南語的人都注意到,受到北京話的影響,年輕一代的逐漸喪失g以及鼻音ng。譬如稱讚小孩子為「gau」(很行),卻訛稱為「kau」(猴仔);或是在講「guei娘」(月亮)之際,乾脆去掉g音,發音為「uei娘」(畫娘?)。講好聽一點,叫作「臭奶呆」(乳臭未乾),然而,即使是簡單的生活語言都走板荒腔,令人欲哭無淚*。

    如果說,日理萬機的馬英九總統,都可以透過家教而客家話琅琅上口,那麼,人口約占百分之七十的福佬人,至少也應該有權利在學校學習閩南語的正確發音。

    (作者為東華大學民族發展研究所教授兼原住民民族學院院長)

    *日本之聲註: 施正鋒院長用的羅馬字為2006年10月14日教育部公布所謂 "台羅".

    我當然要替人民省錢(洪秀柱[國民黨立法委員])

    2009年02月21日 蘋果日報論壇

    [圖片] 立委認為閩南語師資認證計劃不夠成熟,從而刪除4000萬元預算。圖為台大附幼進行羅馬拼音[日本之聲:教會羅馬字]教學。資料照片

    上會期本人於教育委員會提案通過刪除「閩南語師資認證」4000萬元預算,遭不明就裡者扣上「消滅台語」、「吃人夠夠」、「全民公敵」等情緒性謾罵,平心而論,為納稅人看緊荷包是立委應盡之責,有心人愛扣帽子、胡亂指控,這是個人修養以及能否就事論事、理性論述之問題,個人不予置評,然為免以訛傳訛,願藉《蘋果日報》一隅說明為何提案刪除預算之經過:

    教材凌亂增加負擔

    語言是承載文化的重要工具,各種鄉土語言的智慧值得保存,多年來有人鼓吹要說「母語」、講「媽媽說的話」,個人十分贊成、從未反對,但「媽媽說的話」何其多?如今中國大陸及外籍配偶子女在國中小就學人數早已突破10萬(前三名是中國大陸、越南和印尼),如果這些台灣新移民之子也主張「母語即人權」,請問教育部有無能力去落實呢?由於「母語」不等於「鄉土語言」,因此,主張推廣「母語」者又改稱應在學校推廣「鄉土語言」,本人亦從未反對。

    畢竟,台灣有70%以上使用閩南語,閩南語是台灣社會強勢的語言,聽說流利能增進生活許多便利,拓展人際社會關係,且多學語言總是好事。但鄉土語言的學習不能強制,更不能加重孩子的負擔,相信這是多數家長和老師一致的看法。

    可惜的是,從民國90年開始實施的鄉土語言教學,由於師資缺乏、教材凌亂、鄉土語言無統一發音與書寫等因素,導致教學困難,而教育部杜前部長更極力想統一閩南語拼音、強推閩南語用字、推行「漢字羅馬化」、又想要求小一學閩南語音標、小五要用閩南語書寫等,這些政策幾乎要讓學生「抓狂」,故而引發社會批評。此外,各種教材凌亂,有些自創所謂的「台語字」或台羅並用等怪字,大多數人幾乎看不懂也猜不透,建中生戲稱「比火星文還難」,這些亂象早被學者專家斥為學習負擔。

    杜前部長自97年度開始研擬舉辦「閩南語分級能力認證」,97年度編列相關經費800萬元,98年度即增列高達5000萬(教育部表示其中4000萬元欲做「閩南語師資認證」考試之用),然而翻閱教育部單位預算書,國教司和社教司均已編列大筆相關語言經費(國教司98年度編列9000萬元),有資源重複之嫌,因此個人提案刪除部分經費,同時要求教育部未來編列預算時能稍做整合,勿分散編列。但更重要的理由是:辦一個閩南語認證考試居然要花費4000萬元,豈不令人咋舌?且沒有報名人數、考試也未辦,第一年就設定通過率為50%,何以未考就預知及格率?如此認證計劃是否過於草率?

    認證計劃仍不成熟

    再者,目前鄉土教材共有注音符號、托羅巴、通用羅馬拼音、教會羅馬拼音四種教學**。本人詢問教育部要考哪一種拼音?官員竟無法回答。事後本人再深入了解,去年教育部委辦的試題研發,其測試效度是有問題的,換言之,整個認證計劃根本不成熟,如果貿然通過預算,才是未盡把關、怠忽職守!

    **日本之聲註: 洪秀柱立委所舉托羅巴、通用羅馬拼音、教會羅馬拼音屬於羅馬字. 支持教會羅馬字(又稱 "白話字". 洪秀柱硬說是 "拼音", 表示她不認同羅馬字正正堂堂是一種文字)的人與支持托羅巴的人整合出來的 "台羅" 2006年10月14日被教育部公布. 現在用台羅的教材已取代教羅與托羅巴的教材. 洪秀柱是不是故意不提這個事實?

    ------------------------------------

    日本之聲 介紹在日台灣人的活動,並提供日台交流的情報及資訊 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註明出處

    投稿請寄本報編輯組: nihonnokoe@googlegroups.com 訂閱請寄空白信到: nihonnokoe-subscribe@yahoogroups.com 之後Yahoo將會寄一封確認信,題名為:Please confirm your request to join nihonnokoe,收到此信後原封寄回即完成訂閱 手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