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日本之聲』過去文章(請將你的搜尋詞加進去)

需要更正確的搜尋請到YahooGroups日本之聲詳細搜尋
Google

  • 部落格版2007.9.22開始收集(部落格版才留相片).
  • 既刊目錄 http://www.geocities.jp/taigu_jp/nihon/
  • 尚新未收部分請看
    http://groups.yahoo.com/group/nihonnokoe/ (編碼請設定Big5)
  • 部分既刊(2004/4/21~12/28)也收藏在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nihonnokoe/

  • 2008-06-11

    [koe]: 懂不懂談判?

    [自由時報20080611] 懂不懂談判? ■ 正反修羅

    台灣與中國雙方談判(Bargaining)背後的戰略思維是:若雙方玩「不合作」賽局,則雙方會陷入囚犯困境中,而各自「逕行」採取,相對於「合作」來說,對雙方都較為不利的Nash均衡,因此雙方有意願「合作」以跳脫囚犯困境,但卻又對於「如何合作」有不同意見時,才有談判的必要。反之若雙方在玩「不合作」賽局時,各自採取最佳戰略,即可獲得與雙方合作一樣大甚至更大的利益時,便沒有談判的必要!換言之,若「不談判」與「談判」有一樣好,甚至更好的結果,便無談判之必要!

    例如,從中國的觀點來看,馬先生所提議的「外交休兵」,目的是要中國與台灣合作,讓兩國同時跳脫「凱子外交」的囚犯困境。中國考慮是否要與台灣談「外交休兵」的戰略思維是:以淨評估法估計,中國繼續執行三光政策「凱子外交」,對中國的國家整體「效用」(Utility)是否大於與台灣談判「外交休兵」所能獲取的「效用」?若是較大,則根本就不與台灣談「外交休兵」!若是較小,要達成協議的底線至少也是Nash談判的解(Nash Bargaining Solution)。

    在談判桌上若戰略錯誤,再好的戰術都無法挽回國家的重大損失!國內有一大票談判學者專家,筆者仔細檢視他們的理論,發現絕大部分專注於談判的技巧,充其量不過是談判的戰術,極少顧及談判的戰略,遑論更精深的使用隨機賽局、邊緣策略(Brinkmanship)來支援談判的整體大戰略或稱謀略!耍嘴皮子的多,真正有嚴格數理邏輯驗證的幾乎是掛零!有嚴謹數理邏輯論證的談判戰略不一定成功,但是只有戰術而缺乏嚴格邏輯戰略的談判則注定出賣國家利益!甚至出賣國家利益而不自知!因為連國家利益的效用函數(Utility Function)都不懂!

    馬上就要跟中國進行各種談判了,首先必須淨評估我方在與中國的不合作賽局、談判賽局裡的效用函數(Utility Function), 馬政府準備好了嗎?筆者將建議學界向企業界籌募學生的獎助金(現在的學生不參加沒獎金的活動) ,舉辦「第三屆 全國大學生數學建模競賽」,題目就是:「台灣與中國談判之數理邏輯模型」。大學生經由嚴謹的資料查詢與數理邏輯驗證,就可明白,馬政府是花拳繡腿?還是真材實料?競賽專用網站為http://socialcare.myweb.hinet.net/ 歡迎 大學生報名參加。

    (作者於某箝制言論自由的大學擔任教授,所以用筆名)

    族群不必然是省籍是一種心態 ■ 李婉君

    吳伯雄說,他「感覺」中共不會對我們射飛彈。我相信,新政府給我們當中很多人的「感覺」,是他們的忠誠度有問題。

    為了推翻這種印象,「持有綠卡與忠誠度是兩回事」、「綠卡問題不應無限上綱,造成人才晉用鎖國現象」、「放棄綠卡也是一種犧牲」、「旅行文件」等等千奇百怪的言論,一一從全台最有權勢的一小撮人嘴裡說出來。沒幾天前還有許多理由查不出、不能查雙重國籍和綠卡的新政府,突然一下子開竅了,火速公布民進黨舊政府廿一人有綠卡。

    首先,那是一個下台的政府。如果以打棒球來譬喻,那是上一場比賽,眾所周知輸掉的比賽。馬政府主投的比賽才剛開始,控球不穩被噓,不專心改善,投好正在進行的比賽,卻老是去講前一場的敗戰投手投得多麼荒腔走板,有意義嗎?

    其次,綠卡雖然是一樣的,許信良蔡同榮這樣的人去申請,與馬英九這樣的人去申請,大家都曉得,有根本性的不同。不同在哪裡?動機。

    這動機的不同,楬櫫一個嚴肅的廣泛現象,刺戳著台灣最深的矛盾。三十多年前丟掉聯合國席次、中美斷交的大移民潮,是不是有某些族群的比例高過某些族群? 十多年前李登輝掌權引起的小 移民潮呢?一直在持續緩慢進行的移民風,又是如何?

    族群,不必然是省籍,它是一種心態。

    堂堂閣揆竟能說,放棄綠卡也是一種犧牲。他闡明了投機族群的心態。

    我想綠卡問題,重點已經不是總統和這些大人物的綠卡是否失效,也不是他們現在願不願意聲明放棄。甚至劉內閣也不需要下台,因為這是全黨的現象 ,就算下台,繼任人選可能也還是會 有同樣的心態問題。

    (作者為哈佛法學碩士,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silvialee-welcome)

    【新聞轉載】中國潛艦5/29試射巨浪二號(中國時報 2008.06.05) http://groups.yahoo.com/group/nihonnokoe/message/1187

    兩岸復談前 卡位搶航線 遠航行賄中國1.75億

    遠東航空公司員工已有兩個月未領到薪水,六百多名從各地來的遠航員工,昨天為了生計走上街頭,赴交通部和總統府陳情。在凱達格蘭大道集會時,因有人想突圍前進總統府陳情,一度與員警爆發推擠,現場氣氛相當火爆。(記者朱沛雄攝) 偵辦掏空案 查出案外案

    〔記者何瑞玲、林俊宏、劉志原、余瑞仁╱綜合報導〕正當兩岸今日復談,以開放包機直航為主要議題前夕,檢調偵辦遠航掏空案,驚爆疑似遠航為搶先卡位、取得直航後航權,涉嫌行賄中國官員的案外案!

    據透露,被收押的吳哥航空在台負責人樓文豪供稱,遠航高層看好兩岸直航商機,為取得鄰近中國上海的無錫及山東的青島兩地航權,在公司財務陷入危機時,還匯出四千萬人民幣(合台幣一億七千五百餘萬)行賄中國民航總局官員,導致遠航經營雪上加霜。

    為釐清遠航資金匯出細節,承辦檢察官吳秋瑩今將傳喚一名案發後滯留中國、屢傳不到且長期負責替樓文豪處理匯款的關鍵證人到案,並借提在押的遠航前總經理陳尚群比對證詞,預料將有助釐清遠航被掏空過程。

    避相關法規 分兩次匯款

    據悉,為規避洗錢不法及投資中國規定,遠航高層將四千萬人民幣分成三千兩百萬元及八百萬元兩筆,先將款項匯入樓文豪在海外成立的境外紙上公司,再以履約保證金名義,分批轉匯到中國。實際上,賄款是到了負責華東航權事宜、及參與兩岸航線規劃的中國民航總局華東管理局相關官員手中。

    不過,對樓文豪的說詞,包括收賄的中國官員姓名或官階、及行賄方式均尚待查證,辦案人員也不排除他企圖藉此將掏空責任,以行賄理由將刑責推卸給遠航高層。

    遠航二月十二日爆發跳票風波後,債務越滾越大,五月十六日已停飛,檢調懷疑遠航資產遭掏空逾廿億元,已分成「遠邦」遭賤賣、易飛網資金遭挪用、同意吳哥航空無息展延與土地擔保不實鑑價、及低價切票涉圖利等四大區塊偵辦中,遠航前董事長崔湧、前總經理陳尚群及樓文豪並因涉嫌重大遭羈押禁見。

    搶直航商機 偷雞白蝕米

    檢調指出,遠航之前經營韓國濟州島至中國及吳哥窟獨家航線,可說大賺,但卻出現逾十億資金缺口,檢調懷疑,崔湧在八十九年間將遠航子公司「遠邦投顧」股份低價賣給他掌控的英屬威京群島「菲恩多聯合有限公司」,致遠航損失六億多元新台幣,疑涉掏空。

    另,崔湧也涉嫌在九十五、九十六年擔任易飛網董事長期間,將六百餘萬美金轉匯入自己掌控的公司;至於吳哥航空向遠航出租飛機經營柬埔寨吳哥窟航線,卻積欠七點九億元新台幣未還,遠航也追不回,疑有背信等不法。

    調查員捲入 初判無不法

    至於昨天傳出的行賄中國官員搶航線疑案,則是新爆發的第五區塊。青島為中國沿海重要經濟大城,有小上海之稱的無錫也是旅遊的重要景點,遠航疑為搶食直航商機,付出大筆費用,未料卻在直航開放前,過不了財務難關而步上停飛命運。

    此外,檢調今年四月搜索遠航時,意外從查扣帳冊發現,桃園縣調站劉姓調查員和樓文豪過從甚密,雙方長期有資金往來,經調查局政風室介入調查後,檢調初步認定屬於借貸關係,這名調查員初步並未涉及貪污不法。

    [中央社] 蔣孝嚴提兩岸奧運隊同時進場 政院:再思考 2008/06/11 00:07:17

    (中央社記者陳慧真台北十日電)國民黨籍立委蔣孝嚴今天建議藉由兩岸兩會復談機會,討論中華台北奧運代表隊與中國奧運代表隊兩隊參加奧運同時進場的議題。行政院長劉兆玄及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答詢時表示,尊重蔣孝嚴的意見,但牽涉較多的複雜性,國內有很多意見和主張需要思考。

    蔣孝嚴在立法院施政總質詢時表示,2000到2004年南北韓運動隊參加奧運都是同時進場,明天兩岸復談,真正有真情的合諧,從兩支奧運隊同時進場開始,這是民眾喜歡看到的發展,所謂奧運就是跨越障礙、政治、宗教、促進和平。

    對於中華台北奧運代表隊與中國奧運代表隊兩隊參加奧運同時進場,蔣孝嚴建議,進場時所舉牌子名稱使用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不實際,若可成行,最好的名稱就是「中華」,且英文不用翻成中國,用音譯即可。

    至於兩隊所舉的旗幟,蔣孝嚴認為,比照南北韓兩隊旗幟是朝鮮半島地圖,可使用「老母雞」的地圖,而進場歌曲,比照南北韓用雙方都會唱的「阿里郎」,可考慮使用「茉莉花」。

    蔣孝嚴指出,吳胡會時曾提到兩隊一起持聖火進場,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沒有回應,消息就沒人追下去。他表示,對於兩隊同時進場議題,希望透過質詢,請行政院長劉兆玄交代陸委會,陸委會再交代海基會在北京停留時間思考這議題。 劉兆玄答詢時表示,蔣孝嚴的建議很具體,這裡面有很多東西有其複雜性,會參考意見。

    賴幸媛答詢時則指出,蔣孝嚴建議江陳會制度化協商討論這議題,政府所授權海基會權限協商範圍包括兩岸包機和陸客來台,很尊重蔣孝嚴所提意見,但有比較多的複雜性,國內有很多不同意見和主張需要思考,就奧會的規定和主張,也有既定的流程和相關規範。

    [自由時報20080611]過來人 心有餘悸:這種事,幾乎海釣客都遇過… 記者唐聲揚╱專訪

    「不是說釣魚台是我們的嗎?」「日本愈不讓我們去,我們愈要去」,喜歡海釣的小董平均一年多就會去釣魚台列嶼進行船釣之旅,每次都遇到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艦驅離,他說,這種事幾乎所有海釣客都遇過,一點也不稀奇,只是沒想到這次日本竟然用「撞」的。

    小董指出,釣魚台列嶼及周邊島礁非常多,其中位於釣魚台島東北方的赤尾嶼有「釣客天堂」之稱,距離基隆約一百四十浬,單趟航程就要十二小時,相當遙遠,雖然旅途勞累,但因日本作業漁船少,他去過三次,才看過一艘日本漁船,又禁止台灣漁船進入,漁業資源豐富,只要去一趟,保證滿載而歸。

    小董上個月就去過一趟,七名釣友二天釣獲一千四百台斤,種類包括釣客口中稱為巨物的裸鰆(俗稱疏齒),體長可達一公尺,重五十斤,還有石斑、嘉魶、龍占、包公雞、青雞、紅槽,什麼都有。由於航程遠,收費也不貲,目前兩天一夜行情約在一萬三千到一萬五千元間,夏、秋季節出海航次較多,只要海象許可,週週都出船。

    花了大把鈔票,當然不能敗興而歸,如何避開日本船艦就得靠技巧,小董說,日本海上保安廳通常派出兩艘船艦守在釣魚台列嶼南方約十二浬處,台灣海釣船去程必須繞道而行,才不會被發現,回程因為魚都釣到了,海釣船通常不會繞道,直直往台灣方向行駛,就算被發現也無所謂,日本追,我們跑。

    小董說,海釣船船速約二十節,日本船艦可達四十節,如果日本要抓,兩艘夾攻,一定抓得到,但一般來說,只會動員其中一艘在距離海釣船五十到一百公尺處監控,船上還會以LED電子看板秀出中文「某某號船已經侵入日本海域」、「禁止捕撈」等字樣,直到台灣海釣船駛出十二至十六浬,日本船艦才會離開。

    蘇澳漁會:不入12浬 台日漁民默契 〔記者楊宜敏╱蘇澳報導〕台北縣海釣船在釣魚台海域被日本巡防艦撞沈,宜蘭縣蘇澳區漁會總幹事林月英認為,這次出事海域雖在我方劃設的暫定執法線內,但日本近年都不准漁船進入釣魚台十二浬內,連日方漁船也一樣,一般來說,台、日漁民都有默契,盡量不越界作業,維持和平。

    我國若劃設二百浬專屬經濟海域,都會與周邊國家嚴重重疊,由於劃界談判一直沒有結果,內政部在民國九十二年十一月七日劃定「第一批專屬經濟海域暫定執法線」,作為執法依據;這條線雖然未獲日本認同,台、日雙方卻有互不侵犯的默契,每逢四到六月黑鮪魚漁汛期,都派巡邏艦艇到附近,各自保護自己的漁船,也防止對方越界。

    林月英說,釣魚台是南方澳漁民的傳統漁場,漁獲豐富,但近幾年,日方都會用強力水柱驅趕進入釣魚台十二浬內的漁船,雖然漁民不滿,日方也驅趕自己的漁船進入,所以兩國漁船都有默契,盡量不觸碰這個敏感地帶。林月英建議,隨著新政府上任,台日雙方的漁業糾紛應回歸談判機制,針對模糊地帶,協商出緩衝區,否則類似事件每年還是不斷上演,而且只會越演越烈,不是光靠「拖」就能解決。

    ------------------------------------

    日本之聲 介紹在日台灣人的活動,並提供日台交流的情報及資訊 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註明出處

    投稿請寄本報編輯組: nihonnokoe@googlegroups.com 訂閱請寄空白信到: nihonnokoe-subscribe@yahoogroups.com 之後Yahoo將會寄一封確認信,題名為:Please confirm your request to join nihonnokoe,收到此信後原封寄回即完成訂閱 手續。 Yahoo! Groups Links

    <*> To visit your group on the web, go to:

    http://groups.yahoo.com/group/nihonnoko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