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日本之聲』過去文章(請將你的搜尋詞加進去)

需要更正確的搜尋請到YahooGroups日本之聲詳細搜尋
Google

  • 部落格版2007.9.22開始收集(部落格版才留相片).
  • 既刊目錄 http://www.geocities.jp/taigu_jp/nihon/
  • 尚新未收部分請看
    http://groups.yahoo.com/group/nihonnokoe/ (編碼請設定Big5)
  • 部分既刊(2004/4/21~12/28)也收藏在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nihonnokoe/

  • 2008-06-19

    [koe]: [NEWS]愛國同心會成員 衝撞許世楷

    愛國同心會成員 衝撞許世楷
    [自由時報20080619]

    [相片]請辭的駐日代表許世楷(左)十八日拜會前總統陳水扁後離去,一名自稱愛國同心會成員的男子(右)以手肘撞擊許世楷,許世楷質問男子怎麼可以打人,並要求道歉。(中央社)

    〔記者蘇永耀、李欣芳、王述宏╱台北報導〕許世楷昨拜會前總統陳水扁後,在福爾摩沙基金會樓下接受訪問時,一名女子不斷高喊「許世楷,你怎麼可以幫日本講話」,一度打斷媒體訪問。之後又有一名愛國同心會成員蘇安生刻意趨近,先伸出左腳企圖絆倒許,再從後用左肩猛撞許的右肩;許世楷也不甘示弱,立刻趨前質問:「你怎可以這樣?」並要求道歉。

    許雖無意提出傷害告訴,但中正一警分局仍主動約談蘇到案,並依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將他函送簡易法庭裁處。

    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鄭文燦說,不論是辱罵許世楷為台奸,或以暴力攻擊許,都非常沒有民主風度,國民黨立委辱罵許為台奸,進而引發自稱愛國同心會成員的攻擊,國民黨陣營應對此負責。


    許世楷:台奸兩個字 還給講我的人
    記者鄒景雯╱專訪

    前駐日代表許世楷昨日受訪指出,歐鴻鍊把他召回當砲灰,是因為歐自己不敢面對立法院;卸任後他將回到台灣定居,國民黨當年那些弄戒嚴令、刻意跑到美國生孩子的人,如同向天吐痰,「台奸」正掉在他們身上。

    記者問:海釣船的整個交涉經過如何?

    許答:這件事發生,屬於琉球的那霸辦事處負責第一線,我們的漁船在此,經常需要前去處理,這次比較不一樣,不是漁船,是海釣船,搭載釣客前往海釣,性質不同,但我在原則上完全相同,不待台北交代,就是要求日方立刻放人,先把人救回來再說,因此十六個人,第一批先回來十三位釣客,第二天又交涉放了兩位,剩下船長一人。

    十日半夜三點事發後,除了與那霸辦事處保持聯繫外,那一天,我一連去見了九個人,包括兩位現任大臣、兩位水產省高官、前首相、三位自民黨幹部,與日本高層密集交涉,這些行程在秘書處有詳細的紀錄,因為兩國沒有正式外交關係,我無法對外發布。我告訴他們,不要因為這一件事,這麼好的台日關係搞壞,他們皆有同感。

    積極奔走救人 突然被叫回台

    十二日,我到日本交流協會呈遞抗議書,內容有四點,就是總統府發出的四點聲明,我主動翻成日文送給日方。以及十一日剛好前副總統呂秀蓮來訪,我陪同她前去與麻生前外相、日華議員懇談會平沼、前首相森喜朗等見面時,也都是談這件事情,希望他們協助。

    船長的部份,第一天,他說日本對他很壞,根據我了解,日方並沒有羈押他,讓他住在普通的旅館,那霸的秘書第二天趕去陪他,聽說晚上都可以喝酒,很自由,也可和台灣聯絡,身分叫「參考人」,船長自己也承認,第一天不好,以後就可以了,這都是我們努力的結果。

    問:被召回是怎麼回事?

    許:就在剩下船長一人未釋放的這個時候,我接到歐部長電話,他指示我,必須告訴日方,船長要立即釋放,否則將召回大使,我照做了,日方沒多久、即十三日也把人放了,我馬上打電話告訴歐部長這個消息,他在電話中非常高興,我心想事情的第一個階段應已初步完成了。

    但十四日我突然接到台北的通知,上面寫著:為了提出報告和商量此後持續工作方針,即刻返國!這時我開始覺得奇怪,十三日通電時說不用了,怎麼又來了這通知?上面也沒有召回的字眼,所以我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召回,還是找人回去商量?

    於是,十五日我打電話回台北問歐部長,他說,沒關係啦,星期一(十六日)回來也可以。我想早一點回去也好,因此當天週日就回來了,當晚九點,就在外交部開了記者會。

    那天,部長告訴我,要我週一下午兩點半去立法院作個報告,因為我早已完成了兩份報告,一個是整個台灣與日本最近的關係,一個是這個事件的交涉過程與建議,我也先送了一份給部長過目。我想若去國會,也以這兩本為基礎即可。

    問:後來你沒去,馬先生與歐部長都有批評,你的立場為何?

    許:第二天一早起床,看到報紙,電視也有,什麼許世楷台奸,不盡職、櫻花卡、他是日本人、不是台灣人,因此交涉都為日本人講話,我愈看愈氣,特別是台奸,我特別氣!

    說我台奸的人要很小心,我從年輕時到現在,追求的都是台灣的民主化、自由化,這四年我被派去日本,思考的也是台灣如何在國際強化生存?美國有台灣關係法,再加上日本有日美安保,日本與台灣的關係非常重要,尤其台美日在民主自由的社會價值觀完全一樣,只有中國不同,仍一黨獨裁,若台灣被中國合併,豈不要重走回頭路?若是加強台日關係的人是台奸,則和中國往來的人算什麼?我把這兩個字還給講我的人!

    立委若聽我報告後再說,我即使不高興,但認為這就是你的反應,偏偏是一早就這樣羞辱,明明就是不想聽我說嘛,因此,當天我臨時決定不去,改開記者會,完整地向人民報告。

    後來,我看到歐部長有句話很關鍵,記者問他許世楷不幹了後續怎麼辦?歐說,「反正這個事情都是我們在台灣弄的」,與東京沒什麼關係!

    外長爭功諉過 不敢赴立法院

    既然照他說一切都是他在台灣處理、掌控的,那麼該去立法院的應該是他,他最清楚、最了解嘛!結果他不敢去,全盤掌控的人不去,要我一個沒做事、不知道的人,大老遠從東京浪費公帑回來去報告,這對嗎?這是看不起、欺騙立法院,是他有問題,不是我有問題!

    事後知道是這樣,真是夭壽,他不能保護部下,還怕死,頂不下去,至少他應陪我一起去,都沒有,一直到現在他還是不敢去,外交部可以這樣嗎?

    問:歐部長說都是台北處理的,你有接到台北任何指示與協助嗎?

    許:他只有打電話給我說不放人就召回!所謂台北處理的是他講的,他沒告訴我,所以我不知道。

    問:政黨輪替後,究竟何時請辭?歐部長說是海釣船事件發生後,是嗎?

    許:我寫過二封書面的,第一次請辭是六月九日晚上十二點隨外交郵電一起送出,動機很單純,與海釣船事件無關,因為事件發生在十日凌晨三點多,我半夜得到報告爬起來,又是一段時間後的事。

    辭職信內容是:政權交替,我是陳水扁總統任命,新總統當然有新任命,而我在五月十九日的兩週前,已告訴代表處同仁,五月十九日即將告一段落,業務必須整理妥當,以便五二○後隨時可以交給新的代表。因此請快派人來。我也寫著,我可以暫時幫忙看守一陣子,最慢在七月底以前一定要離開,甚至我建議,日本六月二十一日閉會,屆時較為空閒,若新人這時來交接,我可以多告訴他一些。

    十六日中午,我決定不去立法院後,又寫了封辭職信給部長,上面強調,我方要的放人、道歉、賠償三項要求,日方差不多都回應,請盡快准辭!

    問:卸任後,會繼續保留櫻花卡嗎?

    許:這件事結束後,我和太太要回台灣定居,大坑的房子還在,但兒女都在日本生根了,留著卡,是想將來有一個人先走了,另一個可以去日本與兒女在一起,不然一個人怎麼辦?或是兩個都不好了,就要一起去找兒女照顧。

    美國是移民國家,先有綠卡,五年後可申請為公民,因此綠卡是成為公民的前奏,日本不一樣,不是移民國家,他一開頭就問你,要國籍還是居留?我的護照被國民黨沒收,必須二選一,我說我不要做日本人,只要能居留,因此有了櫻花卡到現在。

    若要追究,我要問,國民黨獨裁政權當年你做了什麼?想到這裡,有種台灣人的悲哀,這個歷史背景是誰造成的?因此,講這些話的人,尤其是前朝弄戒嚴令的這些人,有的還特地跑到美國去生孩子,弄個身分,或是為了維持綠卡,多久就要跑去美國一趟,我不是他們這種人!他們這些人罵人台奸是向天吐痰,掉下來就是他們自己。

    問:你是日本法學博士,如何看待釣魚台主權與漁權問題?

    許:台日間的摩擦許多來自抓魚的問題,釣魚台是傳統漁場,因此衝突經常發生,我們早就主張釣魚台是我們的,不是馬英九說現在他才主張,但只強調領土、主權,漁民的生活與問題並無從解決,因此,我們的主張未變,但是否雙方先擱置主權爭議,坐下來討論漁業協定,商定怎麼去、怎麼抓,漁民也可安定。

    這有前例,日本的北方四島有兩個被俄羅斯佔去,日本船一去就被抓,後來日本就先擱置,簽了協定,日船繳錢後進入,但日本仍強調那兩島是日本的,這就是實務的解決。過去兩次談判失敗,就是我們一來就說主權,他們就不談了。台灣可以和日本交涉,釣魚台是台灣傳統的漁場,應讓我們過去,不必繳錢也說不定,但一定要坐下來。


    扁質疑馬迷失方向
    扁晤許世楷 肯定其貢獻

    〔記者蘇永耀、李欣芳、徐夏蓮、侯承旭╱綜合報導〕請辭的駐日代表許世楷昨拜會前總統陳水扁,阿扁除慰勞並肯定許這段時間對台日關係的貢獻,在一小時的閉門晤談中,陳前總統並質疑馬英九總統要將台日關係帶往哪個方向?

    許世楷表示,民進黨執政時很清楚要以美日抗衡中國,但現在已不清楚方向。許認為,這次是外交部不夠挺他,還沒去立院就被說是台奸。如果照外交部長歐鴻鍊所指聯合號遭撞事件的處理都在台北,那歐去報告就好了,為什麼叫他去?歐鴻鍊不報告是不是看不起立法院?

    請辭之後是否繼續在台日關係上協助馬政府?許世楷說,做為台灣人,只要是讓台日關係更好,做得到的他都會做。不過,他也觀察到,這次事件對台日關係是危機,日本來台旅客有減少,對台灣沒有信心。

    許:不明上意 底下做事辛苦

    對民進黨呼籲扁政府時代任命的政務官和外交官應集體請辭,許世楷回應說,他相當認同這樣的作法,應愈早愈好。他說,如果不懂上層長官在想什麼,底下的人做起事來,就會很辛苦。

    前副總統呂秀蓮昨在台中、高雄出席台灣心會活動時,也多次為許抱屈指出,撞船事件,日本政府一開始根本不知道有台灣人為此被關,後來兩天就放人,全是她和許世楷在日本奔走斡旋的結果,大家可以不必謝她,但不該罵辛苦盡力的許世楷代表。

    此外,民進黨秘書長王拓昨引用黨最新民調指出,有五成五的民眾不滿意馬政府在釣魚台事件的表現,只有三成五滿意。另有八成的民眾認為「應用和平的手段,透過外交途徑協商」,僅一成五民眾主張「應強硬一點,派軍艦宣示主權」。

    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林成蔚分析釣魚台事件影響認為,過去八年是台日最友好的八年,若用一百分看待,這次釣魚台事件處理不當,讓台日關係只剩四十分。



    ------------------------------------

    日本之聲 介紹在日台灣人的活動,並提供日台交流的情報及資訊
    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註明出處

    投稿請寄本報編輯組: nihonnokoe@googlegroups.com
    訂閱請寄空白信到: nihonnokoe-subscribe@yahoogroups.com
    之後Yahoo將會寄一封確認信,題名為:Please confirm your
    request to join nihonnokoe,收到此信後原封寄回即完成訂閱
    手續。

    沒有留言: